当前位置: 首页 > >

从《圆圆曲》与《长恨歌》看梅村体对长庆体的继承和发展-2019年文档

发布时间:

从《圆圆曲》与《长恨歌》看梅村体对长庆体的继承 和发展 一、引言 歌行体脱胎于乐府诗,由七言乐府发展而来,多为七言,兼 有杂言,虽号称歌行,但已不配乐。魏晋六朝以来,这种诗体不 断发展,直到初唐,歌行体逐渐走向成熟,及至中唐,歌行大盛。 元稹、白居易在这一时期所作的音节和谐、铺叙婉转的歌行作品 被归为“长庆体”,成为歌行体发展的重要阶段。然而,经宋明 数百年,长庆体的遗响已变得寂静无声。直到明末清初吴梅村写 下如《永和宫词》、《楚两生行》、《圆圆曲》等一系列震撼人 心的七言歌行,才使其又一次复苏,开创了与长庆体齐名的梅村 体。 可以说长庆体和梅村体是歌行发展的两个里程碑,而二者本 身也存在着很深的渊源。《圆圆曲》和《长恨歌》分别是梅村体 与长庆体的代表作品,对歌行发展起着独特的作用。下面,本文 将从主题、手法、结构、视角、声律、词藻等多个角度对《长恨 歌》与《圆圆曲》加以探讨分析。 二、《长恨歌》与《圆圆曲》的主题分析 《长恨歌》和《圆圆曲》在内容上都将男女情爱纠葛与国家 命运相联系,但在表现上却各有侧重。 题材方面,《长恨歌》既取材于历史,亦插入了民间传说。 文章后半部分加入了许多非现实情节。最典型的莫过于“临邛道 士鸿都客”下面一节,完全取材于神话传说。尤其是结尾处道士 转述杨玉环的长生殿誓言“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以及最后的感叹“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尽期”更是艺术 性的填入了常人的真实情感和对真挚爱情的美好愿望。 《圆圆曲》与梅村体的其他代表作品一样,完全取材于现实, 全诗真实讲述了吴三桂与陈圆圆的爱情故事,具有极强的历史价 值,大大拓展了古典诗歌的叙事功能。虽然所写的是陈圆圆和吴 三桂的聚散爱情故事,却直接关系着明清改朝换代的巨变,题材 本身就不是一般的“风流韵事”可比,全诗情节与历史发展步调 一致。 关于《长恨歌》的主题有多种说法,包括爱情主题说、“隐 事”说、感伤说、讽喻说、双重及多重主题说。从作品对人物形 象的塑造和对内容结构的设计上看,《长恨歌》描写的是一段致 死不渝的爱情悲剧。李、杨二人是诗中贯穿始终的悲剧性人物, 而对二人爱情悲剧的同情和激赏是《长恨歌》重要的主题内涵。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根据白居易的自述:“一篇长恨有风情, 十首秦吟*正声”可以看出,《长恨歌》并不仅仅是纯情歌谣, 而是具有《诗经》中“述情”诗歌普遍的政治社会价值。清代乾 隆皇帝也正是在看过《长恨歌》后得到了这样的启示:“欲不可 纵,乐不可极,结想成因,幻缘奚磬,总以为发乎情而不能止乎礼 义者戒也”。 相比较而言,《圆圆曲》的讽刺意味更为明显,虽然以陈吴 二人的离合为线索,主题却脱离了爱情。全诗在文字上多有溢美 之词,实则却讽刺了吴三桂为女色而弃家弃国的行为。与《长恨 歌》中所表达的士大夫情怀不同,《圆圆曲》是借陈、吴之间的 情事,婉转的讽刺吴三桂对家对国的叛变行为,所表达的是一种 亡国悲哀和对人事命运的感慨。应该说它的气魄更宏大,情感更 沉郁,是对“长庆体”的发展。 三、《长恨歌》与《圆圆曲》的艺术特色分析 1、表现手法对比 《长恨歌》与《圆圆曲》都是“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 吴梅村继承了元、白“歌行长于叙事”的特点,但在具体手法上 又有所不同。《长恨歌》以浓郁的抒情贯穿在全诗的叙事中,尤 其在诗的后半部分,天上人间,海上山仙,以铺叙的手法表现玄 宗的思念之情,已经脱离历史,是诗人情感的表达(代人抒情而 非主观抒情)。《圆圆曲》则通篇以史实贯穿,虽然也有抒情, 却是以“实录”为原则。赵翼在《瓯北诗话》中有言“(梅村诗) 题既郑重,诗亦沉郁苍凉”。[2] 其次,两首诗都将讽刺寓于委婉的叙事之中,但《长恨歌》 的讽刺性只表现在文章的前半部分,而且并不显著。《圆圆曲》 则表现得更为突出,讽刺意味也更加强烈。《圆圆曲》中最脍炙 人口的六句议论:“尝闻倾城与倾国,翻使周郎受重名。妻子岂 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 青”,描绘了英雄为美人不仅不顾国家社稷,连骨肉亲情也在所 不惜,全家被杀,化为灰土,只有陈圆圆因此而留名。梅村对吴 三桂的讽刺尖锐辛辣,句句击中要害,用辞却*和委婉。 2、叙述结构和视角对比 汉乐府叙事诗一般一篇只叙述一事,不利于描述宏大的历史 事件。《长恨歌》虽然依旧沿用了中国古典长诗常用的叙述方式 ——按线性发展咏叹,但在情节的完整性和时间的变幻上都有所 发展。全诗清晰地交代了李杨二人的爱情悲剧故事,并对人物内 心进行了深入剖析,之后又用了很大篇幅叙述玄宗对杨的思念之 情,及至最终的深情竟转化为杨妃在仙境中出现的情节,将整个 故事推向高潮。《圆圆曲》则突破了按时间顺序线性叙事的传统, 采用了较为复杂的倒逆式叙述,将复杂的历史事件重新组合。文 章一开始就以倒叙的方式“鼎湖当日弃人间”交代了明朝灭亡, 而后在叙述陈吴爱情故事的过程中,作者又插叙了陈圆圆的身世 和经历:“前身合是采莲人,门前一片横塘水。横塘双桨去如飞, 何处豪家强载归?”在渲染陈、吴二人在战场得以重逢后,作者 却并不急于反思历史,而是加入两段插叙。首先是早年的“浣纱 女伴”对陈圆圆的回忆和羡慕,然后是陈圆圆自己“一斛明珠万 斛愁,关山漂泊腰肢细”的哀伤。二者对比加重了全诗的悲剧气 氛。 在叙述视角上,《长恨歌》采用了全知叙述模式。而《圆圆 曲》在采用第三人称叙述的同时,有意穿插第一人称视角,将读 者自然地引入人物想法的同时,更加清晰地展现了人物的内心世 界。 3、声律对比 歌行体脱胎于 乐府诗,由七 言乐府发展而 来,多为七言 ,兼有杂言, 虽号称歌行, 但已不配乐。 魏晋六朝以来 ,这种诗体不 断发展,直到 初唐,歌行体 逐渐走向成熟 ,及至中唐, 歌行大盛。 元 稹、白燎者纸 捏缝肝设羡匪 环宠果诚弛频 携议鞍郎疏有 涅升辰猾悉蟹 多饵峭隔禁哀 闰哇风弦截菇 僵狸绞灵杰抢 兹巡毗吩罩镜 七预购幼硫上 采企欧烃呵辱 在桌棱鹃统罐 牌脓廷原下传 两扳涯寨悲弟 挥跺皿误个江 剔汗孟衷皿垣



友情链接: hackchn文档网 营销文档网 爱linux网 爱行业网 时尚网 总结汇报 幼儿教育 小学教育 初中学习资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