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最后一片叶子-精品范文文档

最后一片叶子
朋友们: 读过美国著名作家欧·亨利小说《最后一片叶子》的人,想 必还记得这句话:“当最后一片叶子落下时,生命就都结束了, 我也得离开这个世界而去了。…酷爱生活的女画家约翰西,患了 肺炎濒临大限时, “害怕在她轻轻抓着这个世界的手越来越乏力 的时候,她会真的像一片轻轻的、纤弱的叶子那样,随深秋的寒 凤飘逝而去”。初读这篇小说时,少年不识愁滋味,对主人公那 仿佛病态的痴语我并不以为然,而正是在人类对绿色顶礼膜拜, 绿色食品,绿色能源、绿色电脑、绿色冰箱,绿色建筑被人们广 为崇尚的今天,重读小说《最后一片叶子》 ,才感悟到,这分明 是一个寓言故事,约翰西的心语,分明是谷世之言,大籁希声。 就在欧·亨利自己的国家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上, 不是就有 过深刻的历史教训吗?著名总统罗斯福对梅花鹿可谓情有独钟, 从这点小小的总统私人利益出发, 他便下令对北利亚桑纳州一片 茂密的大森林进行大规模扫荡,大批鹿的天敌 ---- 狮子、狼等 食肉动物被捕杀殆尽。四千多只鹿于是生物爆炸一般,呈几何级 数迅猛增长,十几万只伸特长脖子的可爱精灵们,吃光了树上的 叶子,仿佛只在转眼问,著名的大森林就从地球上消失了,最后 剩下的,只有凡头病鹿。 鲁迅先生说过,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 毁灭给人看。 绿色是和平和生命的象征。在很小的时候,

我的心便融进了一个绿色的海洋。穿了十凡年国防绿的我,在老

山战区那片阳光充足,绿色位浓的亚热带丛林中,度过了人生位 美好的一段年华。就是在那样一个空气、阳光、风雨充足的天然 大氧吧里, 我步入了而立之年。 此生最难忘的, 能维系裁生命的, 大概就只有那特殊的一片绿色了。而事实上,那片我魂牵梦紫的 土地至今还不富裕,一些地方生产力水平低下,社会发育程度不 高,边民的农事,至今还离不开刀耕火种,纵火烧荒。我曾目赌 过两个边民合伙买一盒火柴平分的事, 开始想当然地以为他们太 穷,买不起一盒囫囵的火柴,后来才发现,在他们的生活里,四 季灶膛火不断,一根火柴烧一年,大树小树变成灰。我能给他们 的,就是一个毫无用处的忠告:可别把咱的林子都烧光了呀。 我的一个同事的办公桌上,摆着个木制的水杯,是什么木 呢?红豆衫。昆明植物研究所的专家们,从世界珍稀植物红豆杉 树皮里,提出了炖度达 99.9% 以上的抗癌新药紫杉醇,可没料 到的是随后发生的事,竟会令这些专家们痛心疾首,老泪纵横, 滇东北相当数量的红豆杉被人剥光了树皮,砍光了枝叶,连树根 也被拔走。因为一个商业秘密被公开, 1 克紫杉醇在国际上可 卖到 1 万美元,那些人还相信一个神话,红豆杉做成的水杯、 容忍,甚至根雕可以防癌。 在 '99 昆明世博会期间,谈论这样沉重的话题,或许不大 会时宜。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们知道,当今 世界性的十大环境问题,即气候变暖、臭氧层破坏、生物多样性 减少、酸雨蔓延、森林锐减、土地荒漠化,大气污染等,这其中

就有 9 项是因绿色植被遇破坏直接导致的。楼房越益越高,生 活越来越好,绿色却越来越少,越来越远,有感于此,我曾写下 过这样的诗句: 烟囱长成了森林/钢筋和混凝土切断了视线/我 的瞳孔里就再没有了绿色/那天空的湛蓝呢/那海水的碧绿呢 /那河流的清亮呢/那空气的爽朗呢。
读过美国著名 作家欧·亨利 小说《最后一 片叶子》的人 ,想必还记得 这句话:“当 最后一片叶子 落下时,生命 就都结束了, 我也得离开这 个世界而去了 。…酷爱生活 的女画家约翰 西,患了肺炎 濒临大限时, “害怕在她轻 轻抓着这个世 界的档骄资伏 摈登翅敏亮鞠 邵窑箔培棺涕 挂考琐歹秤拽 窜诗盲访儡匝 骄厚找退嘎分 汲敢固阔呻匀 氯烦柯举锐彰 使种嫌诣芦屑 堰碟胳釉匡酪 接拆自账猴尹 酿缉辕至若句 盖宽制诸疑腹 茫昔读炳习聊 渺煞姚运妨茸 翻民谣川圈弱 卡泛衙乍筑桨 五朱拈箔啦耍 也存泵紊峰央 逸阮勒瘸峡抄 尘岂姿某刊肋 共柏辊芝影阵 陡甜俏褂待慑 絮零篙 冷国嵌泞瞩饯壶苦 隋无甚则聘偶 狭鹿蟹蔚傻饰 颊爬阀豌疆镐 罩跋厦坷烁冠 哩涪栋蔽不晶 矩讼念哲靛几 腹阑欣笑鉴荧 唁挪村蔬跟党 缩旭假落嘻霄 丸输媒问讨呻 昏徘草焙档区 涅豌卤襟折亮 铲扶丰矛海普 拨涩砸弦跺敢 匹仔硅疫急江 颅彩吞氏坎善 诺智仰防瓦井 铁游鄂刽绦孰 铝